您的位置:久久首頁> 新聞> 中醫視觀 >概況

董瑞:從傳統中醫“陰陽平衡”角度談談新冠肺炎防治

發布時間: 2020-02-14 16:17:36      來源:網絡

用手機掃描二維碼在手機上繼續觀看

什么是自體免疫性肝炎
手機查看

武漢新冠肺炎疫情發生后,迅速蔓延至全國,31個省市區啟動國家公共衛生一級響應,在國家領導人的親自領導指揮下,全國人民眾志成城抗擊疫情,兩萬多醫療界精英趕赴武漢會戰病魔,全國醫務工

 武漢新冠肺炎疫情發生后,迅速蔓延至全國,31個省市區啟動國家公共衛生一級響應,在國家領導人的親自領導指揮下,全國人民眾志成城抗擊疫情,兩萬多醫療界精英趕赴武漢會戰病魔,全國醫務工作者都站在了抗擊新冠肺炎一線,驚天地!泣鬼神!中醫藥界仝小林院士、黃璐琦院士、張伯禮院士等一批中醫藥專家第一時間進入武漢,他們按照中醫辨證思維通過望聞問切之方法,確定病名與證候,尋找病因與病位,剖析病邪性質,研判病機與規律,按著理法方藥的原則制定法則、確定處方,形成了完整的中醫診斷治療與預防新冠肺炎體系,國家中醫藥局迅速推出“清肺排毒湯”,并下發紅頭文件頒布實施,中醫藥在這次抗擊新冠肺炎戰斗與歷史以往的三百多次中醫藥抗擊疫情史同樣彰顯了中醫藥獨有的作用。

疫情發生后,作為全國政協委員、享受國務院特殊津貼專家、國家中醫藥局“十二五”肺科學術帶頭人、世界中聯中醫膏方分會會長、中國中西醫結合呼吸專業委員會副主任委員的董瑞中醫主任醫師,回顧了2003年親身一線抗擊非典的中醫藥防治經驗,認真學習了深入到疫區全國中醫藥專家的理論與經驗,用了100多個小時查詢了二百多次中醫抗擊瘟疫史料,電話回訪了湖北省疫區21名在康益德曾住院的肺纖維化患者,為17名湖北地區確診初期的新冠肺炎患者指導了處方。雖未親自診治,但對如何治療新冠肺炎已有所領悟,作為一名中醫肺科專家面對肆虐的新冠肺炎總有一種不說不快的感覺,因而撰寫了這篇《從傳統中醫“陰陽平衡”角度談談新冠肺炎的防治》供同道參考!請多指正!

《黃帝內經》云:陰陽者,天地之道也,萬物之綱紀,變化之父母,生殺之本始,神明之府也;治病必求于本。中醫學是在陰陽五行理論指導下從動態整體角度研究人體生理、病理、藥理及其與自然界關系形成防病治病規律的學問,陰陽學說是中醫核心思想,是靈魂,“陰平陽秘,精神乃治,陰陽離決,精神乃絕” 。幾千年的中醫學奠定了“陰陽”為總綱核心辨證施治、理法方藥之基礎:辨“病”之陰陽,辨“證”之陰陽,辨“體質”之陰陽,辨“病因”之陰陽,辨“病邪”之陰陽,辨“病機”之陰陽,辨陰陽之“治法”,辨“藥物”之陰陽及辨“四季”之陰陽、“十二時辰”之陰陽、“飲食居住”之陰陽等等,萬法歸宗,不離陰陽。

(1)辨新冠肺炎“病名”之陰陽。確定新冠肺炎為“疫病”,這在中醫界無異議,疫病發病迅速、傳播快、病死率高,久病為陰病、突發病為陽病,新冠肺炎應屬陽病范疇。

(2)辨“病因”之陰陽。武漢地區首發疫情是在2019年12月,時為大雪與冬至節氣,依據臨床早期低熱、乏力、干咳,及胃腸道癥狀,參考仝小林院士等專家對病邪性質推斷,本人認為新冠肺炎病邪為“疫癘之氣濁毒及挾濕、寒之邪”;濁毒致病特點變化無常,濁毒與痰瘀最宜互結,致病重病危,濁毒之邪即可損氣耗血又損陰傷陽,善變、惡化快符合新冠肺炎發病之特點,再參考現代醫學對新冠肺炎病毒“喜寒怕熱”之觀點,因而將新冠肺炎病邪疫癘之氣濁毒辨為“陰邪”或為“至陰”之邪。

(3)辨“病邪病位”之陰陽。新冠肺炎是疫癘之氣濁毒挾濕寒之邪所致,部位始為肺(衛)在太陽經為陽,但治療不及時或不對癥迅速進入營血階段。

(4)辨“證”新冠肺炎陰陽屬性。國家中醫藥管理局新冠肺炎診療方案分為三期,初期寒濕郁肺:癥見,惡寒發熱,干咳,倦怠乏力,胸悶痞滿舌質淡,苔白膩,脈濡,屬疫癘之氣濁毒挾寒濕之邪為陰證;疫毒閉肺期出現高熱不退,胸悶氣促,咳嗽喘憋,動則氣短,舌質紅,苔黃膩,脈滑數,此時必須提出新冠肺炎病邪陰陽在轉化,病機在轉化,尤其疫癘之氣濁毒與痰瘀之邪已互結,本質以轉化為火熱痰瘀毒之邪,證以從陰證轉為陽證,符合陰陽相生、相制約、相互轉化之規律;重癥期內閉外脫~呼吸困難,神昏,煩躁,汗出四肢冷,舌質暗,脈浮大無根,此時已發展到陰陽離決之候。新冠肺炎三個臨床期是陰陽轉化之典,證候瞬息萬變,必須牢牢把握陰陽之大法,才能準確辨證施治。

(5)辨新冠肺炎“體質”之陰陽。現在中醫體質學說是以國醫大師王琦院士的九種體質為準則,陽虛質、氣虛質、血瘀質、痰濕質、特稟質屬陰;陰虛質、濕熱質、氣郁質屬陽,平和質屬陰陽平衡狀態。中醫“正氣存內,邪不可干”是陰陽平衡之基礎,從國家中醫局新冠肺炎診療方案中看到,醫學觀察期有乏力疲勞、食欲不振、少精氣神等癥狀,恢復期有氣短、倦意乏力、大便無力、舌胖、苔白,典型表現出陽虛質、氣虛質、痰濕質、血瘀質等陰性體質,再加之病邪為疫癘之邪濁毒挾濕寒之陰邪,因而“陰性體質”可能最宜發生新冠肺炎,這為預防和治療提供了理論參考。

(6)辨新冠肺炎“治療大法”。中醫的“汗吐下和、溫清消補”八法則是應病證陰陽而立的,寒者熱之,熱者寒之,虛則補之,實則泄之是調整陰陽平衡基本手段。因此,在新冠肺炎的治療上,中醫講的是“陰平陽秘”。“陰證”階段用辛溫化濕方劑、辛溫化濕藥,“陽證階段”用清熱解毒方劑、寒涼藥,“陰陽錯雜階段”和解方劑、寒涼藥并用,這就是中醫辨證施治之靈魂。因而不能強調中醫藥抗擊新冠肺炎的抗病毒、抗細菌的作用,西藥沒特效藥,中藥同樣沒有,中醫從陰陽平衡入手,使遭到疫癘濁毒挾濕寒之邪破壞到人體,通過祛邪扶正的手段恢復了“陰平陽秘”,使得新冠肺炎得到有效治療,彰顯出中醫治法便是調整陰陽平衡。

(7)辨新冠肺炎“方劑與中藥”之陰陽。四大經典之《神農本草經》對君、臣、佐、使組方之原則,對藥物四性“寒熱溫涼”,五味“酸苦甜辛咸”及升降沉浮、藥物歸經有名確記載,幾千年來中醫人一直遵循這一準則。新冠肺炎的方劑用藥應在確定的病、證、體質、病因、病機的基礎上實施一人一方的辨證治療;新冠肺炎密切接觸史、疫區老弱病殘群體、醫學觀察期、寒濕郁肺初期、疫毒閉肺中期、內閉外脫重癥期、脾肺氣虛之恢復期,本人主張在密切接觸者、疫情人群、醫學觀察期及康復期,可采用經方、中醫膏方、艾灸等大眾化調理體質方法,用以達到祛邪扶正增加陽氣之效果,其它三期應隨時辨證施治。

歷經數日,反復斟酌,寫了這篇短文,意在闡明中醫藥防治新冠肺炎有它的獨特中醫思維,本人主張中西醫結合攜手并肩戰斗,各自發揮優勢共同打贏這場抗擊新冠肺炎阻擊戰。

標簽閱讀: 新冠肺炎防治 新冠肺炎 肺炎

分享到:

相關閱讀

99彩票平台官网app安卓版